奖牌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奖牌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新闻】四农民找科技局干部买种子买到假种告上法庭巴东小檗

发布时间:2020-10-19 04:55:16 阅读: 来源:奖牌厂家

四农民找科技局干部买种子 买到假种告上法庭

“本来以为找科技局的干部买种子信得过,谁知道还是买到了假种子,现在是砍苗还是继续种,我们左右为难。”4月7日,全州县农民马宗其对记者说。3年前,马宗其等4人花7800元,从兴安县科技局原副局长蒋某处购得2600株“美人指”葡萄苗,却发现买到了假苗。法院一审判决售假苗者赔偿80%的损失,原告不服,已向桂林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。

“美人指”结果小又酸

7日下午,在全州县凤凰乡三里村委斗江自然村的一片果园里,马宗其告诉记者,虽然明知道是假种,但砍了“美人指”的话,农田就要抛荒;继续种下去,那些果实又小又酸卖不出价钱,他们左右为难。

据马宗其介绍,2006年3月,他们4户农民想种植“美人指”致富,经人介绍,得知兴安县科技局原副局长蒋某处有“美人指”苗。当时,大家心想兴安县搞葡萄种植多年,蒋某又是科技局领导,就十分相信蒋某。随后,他们从蒋某处购买了2600株“美人指”葡萄苗,签订的购销协议其中一条约定:甲方(蒋某)保证品种纯正,纯度达95%以上,如有假苗(即非美人指葡萄苗),甲方按每年每株20元赔偿给乙方(马宗其等4人)。

马宗其说,苗种下后,他们天天都在果园里忙碌,盼望有个好收成。2007年,果树开花结果,但他们发现果实与别人种的“美人指”果实差异极大,只长到食指大小,在5月份就红了,不再长大了。蒋某一开始坚持说是真苗,后来到现场看了,承认所售美人指种苗大多不是真的,但只愿意赔苗钱。

鉴定认为系假苗

马宗其说,他们后来才得知,当初签订协议时,蒋某签了儿子的名字。由此,蒋某声称此事与他无关。2007年7月,马宗其等4人一纸诉状,将蒋某推上了被告席,要求蒋某按协议返还购苗款7800元,并赔偿3年的经济损失19.2万元。

兴安县法院受理此案后,认为双方争执的焦点是蒋某所提供的葡萄苗是不是真实的“美人指”苗。法院组织纠纷双方进行调解,并委托桂林市种子站、桂林市价格认证中心,对马宗其等4人种植的葡萄苗进行检验和评估。但当年果实已采收,鉴定部门没有实物可作鉴定,只能等第二年挂果。法院再次做蒋某工作,如果所售葡萄苗不是真实的“美人指”,那就赔偿农户损失,以便农户及时改种其它葡萄品种,但蒋某坚持种植户收成不好与管护不当有关,马宗其等4人又不愿再种下去。最后,双方协商,由蒋某种植一年,以方便鉴定葡萄苗的真假。

2008年,马宗其等负责排水、灌溉,蒋某投入2万多元开始种植,但结出来的果实粒小、外观不美观、易落果,总面积12亩多的葡萄苗,总共只摘了20多筐好点的葡萄。

2008年7月8日,桂林市种子站的专家抽样调查了1204株葡萄苗,作出的鉴定结论是:所调查鉴定的葡萄品种不是真实的“美人指”。

售苗父子庭上相互推责

在一审开庭时,蒋某辩称,他卖给马宗其等人2600株“美人指”苗是事实,但他是代儿子出售果苗,购销协议上签的也是他儿子的名字,他自己不是合同主体,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
蒋某儿子辩称,父亲代他与马宗其等4人签订购销协议是事实,但自己没有经营种子的资质,所以与马宗其等签订的购销协议应是无效合同。同时,马宗其等人明知他没有经营种子的资质,还主动向他购苗,也有一定过错,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,他只愿承担70%的赔偿责任。

4月7日下午,兴安县科技局原副局长、现为该局主任科员的蒋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他是出于帮忙的考虑,从安徽省购进了这批苗,然后出售给马宗其等。那么他为什么在购销协议书签儿子名字呢,他说,购苗售苗的业务都是儿子在搞,他是受儿子委托才签儿子的名字。记者问其是否有委托书时,蒋某说,他和儿子是一家人,没有必要写委托书。

法院判售假苗者担责八成

据悉,兴安县法院在审理此案时认为,蒋某与马宗其等人签订“美人指”葡萄苗购销协议时,未向马宗其等4人表明身份,也没提供儿子的授权委托书,就代儿子在协议上签名,实际上是蒋某在履行合同义务和获取利润,应由蒋某承担赔偿责任。蒋某父子未取得种子经营许可证,而从事葡萄苗经营活动,并与马宗其等4人签订购销协议,其行为违反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》的强制性规定,应为无效协议。蒋某父子明知自己无种子经营资质,仍销售假“美人指”苗给马宗其等4人,造成对方经济损失,应承担80%的责任。同时,法院认为马宗其等4人,知道对方无种子经营资质,仍向其购买葡萄苗,也有一定的过错,应承担20%的过错责任。

2008年底,兴安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:蒋某返还马宗其等4人购苗款7800元,并赔偿农户经济损失6.355万元的80%,即5.084万元;驳回马宗其等4人的其他诉讼请求。

马宗其等认为,蒋某父子既然是无证经营,本身就有错,应该承担全部责任,因此表示不服,遂上诉至桂林市中级法院。

治疗阳痿医院地址

西安妇科检查哪个医院好

南京白癜风医院专家在线问诊

佛山医院治疗近视眼的价格

相关阅读